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主页 > 新闻中心 >
评论:异地高考的“靴子”何时落地?
编辑日期:2021-06-18 00:53  编辑:佚名  阅读次数: 次  [ 关 闭 ]

  异地高考的 “靴子” 何时落地?

  备受社会各界关注的异地高考终于被纳入教育发展蓝图。教育部刚刚下发的《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明确提出:推动各地制定非户籍常住人口在流入地接受高中阶段教育,省内流动人口就地参加高考升学以及省外常住非户籍人口在居住地参加高考升学的办法。

  一方面是外来移民者的声声呐喊,另一方面是原住民的竭力自护;一方面是弱势群体的奋力抗争,另一方面是政策制定者设置的重重门槛;一方面是对教育公平的呼唤,另一方面是地方保护主义的盛行虽然曙光在前,但异地高考,这个既令人向往又让人心痛的梦想要真正实现,注定还要经历重重阻力。

  一辩:全国同考一张卷,共用一个分数线?

  正方:同条件竞争,才是最大公平

  刘万全(学生家长,在京务工人员):我1998年来北京打工,已经在这座城市生活了14年。2001年,女儿出生后就一直在北京生活、上学,如今她已是一口标准的北京话。但因为没有户口,孩子以后只能回老家高考,每每想到这些我们就十分难受。

  我认为,国家现在倡导社会公平,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最重要体现。孩子回到四川老家,考上名校的难度比在北京的同学大大增加,这何来的公平?就应该允许我们这样家庭的孩子获得和北京孩子一样的升学权利。当然,为了做到彻底的教育公平,我觉得可以打破现在的分区域高考限制,全国统一命题,统一高考,统一划定分数线,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公平竞争。

  反方:统一考试,会毁了北京的素质教育

  宋志雄(北京某中学教师,学生家长):我坚决反对再次回到全国统一高考,统一划定分数线的年代。那是对这十几年来高考改革的一次全面大倒退,对于基础教育的打击几乎可以说是毁灭性的。

  我相信几乎所有的北京学生家长都会反对,倒不仅仅是因为这样会使得北京学生的高考升学难度增加。更重要的是,一旦全国统考,北京孩子必将花费更多精力用于应试,而北京中小学教育几十年来形成的“鼓励学生创新、动手实践”的素质教育模式,将在应试冲击下毁于一旦,这是任何教育工作者都不愿意看到的。

  二辩:高校按人口比例分配招生名额?

  正方:全国“纳税人”养的大学,理应全国公平招生

  刘先生(公务员):中国的公办高校,都是有国家财政拨款的。既然是由全国的“纳税人”养的大学,我觉得就理应公平招生,绝对不能出现“北京孩子上北大的概率是河南孩子的60倍”这种情况。

  公平招生一个很好的办法,就是高校根据各省区的人口比例分配招生指标,这样既能够保证浙江、山东、广东这样的教育发达地区有足够多的学生升入北大、复旦等名校,同时也能确保青海、贵州等西部省份有学生获得国内顶级的高等教育。这些学生对于这些地区的现代化发展将发挥重要作用。事实上,国家已经开始安排相关的行动,比如今年各高校都在国家贫困连片地区根据人口比例专门投放了招生指标,就是很好的尝试。

  反方:失去“地方支持”,高校将损失巨大

  孙敬东(化名,北京某部属高校副校长):作为一名从教30多年的教育工作者,我当然希望学校能在全国范围内通过最公平的方式,选拔到最优秀的学生。但我还是高校的管理者,从学校的长远发展为计,我们必须要给予北京招生名额和政策方面的倾斜。

  高校的发展不仅需要资金,更需要土地、政策、环境设施保障等多方面要素,后者主要就来自于所在地的支持,从市、区,甚至到街道。而一旦“公平招生”,我们就将在许多地方失去这些支持,这将对学校的发展带来巨大损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地方)时不时给你来次电路检修或者道路养护,就够你麻烦的了。

  所以,我认为一旦实行异地高考,北京、上海等地应更多地投放招生计划指标,以保证不会影响到常住人口子女高考的利益。

  三辩:异地高考,北上广应设“门槛”?

  正方:设“门槛”可有效防止高考移民

  侯正方(教育学博士):实行异地高考,最大的反对声音就是“会导致大规模移民潮,给北京、上海、广州等教育发达城市的管理、保障带来巨大压力”。我想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设立异地高考“准入门槛”。不同的地区、城市,根据不同的生源、教育需求和教育资源状况,设置不同的要求,比如你在当地工作多少年,孩子在当地接受了多长时间的教育等。各地的“门槛”可以不同,北京、上海可以高一些,以遏制高考移民潮。这需要地方政府好好调研,拿出一个合理的尺度。

  反方:设“门槛”违背了对教育公平的原始诉求

  吕琳(海淀区河北籍学生家长):异地高考,本来就是推进教育公平的一项有效措施。如果再在上面设立一道“门槛”,岂不是违背了这种公平性,这样的异地高考还有什么意思?

  现有的高考制度是同我国的户籍管理制度相挂钩的,而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原来制定的户籍制度已经不再适应现代城市人口流动的需要。因此在实行异地高考等高考制度改革的同时,应该逐步改革这种户籍管理制度,推动社会管理的进一步发展。

  而此时如果再在异地高考的政策上加上“有限准入”的“门槛”,那跟原来的“引进高层次人才,其子女户籍可同时迁入并能参加高考”等已有政策有何区别?教育公平还是没有得到解决。

Copyright © 2014 安徽舒城村镇银行 All rights reserved. 皖ICP备14014157号-1 技术支持:安徽村镇银行科技
网站地图 地址:安徽省舒城县城200